2014年3月31日 星期一

學運向上走?向右走?向左走?

       3/29 的晚上是學運最險惡的一夜,3/30 則是學運最昂揚的一天。但是,憂心與激情過後,學運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我的建議是:固守四大訴求與立法院,持續深化服貿論述,回應反對者的詰問,用心安頓反對者的憂心,但不要在訴求上加碼以免分裂。
       3/29 的險惡不只是因為突然降臨的狂風、暴雨和閃電,讓人擔心 3/30 街頭上會有多少人。而是說:國民黨已經把反服貿當作政權保衛戰,甚至擱下民進黨,把學運當作第一大敵人,全力發動媒體與周邊團體進行各種曲解、抹黑、造謠,想要用群眾的不安與不耐煩削弱學運的正當性。3/30 的艷陽帶來50萬人,驅逐狂風、暴雨和閃電的威脅;但是,國民黨的反撲力道只會越來越猛,絕不會只有一夜。
       仔細觀察 3/30 的群眾,你會發現「反服貿」與「反反服貿」的分界線不是藍綠、省籍,而是年齡──黑衫軍絕大多數是40以下,很多人是搭高鐵來回的中產階級。再深思,區隔「反服貿」與「反反服貿」的分界線也不是年齡,而是資訊來源:「反服貿」的是手機族和網路族,「反反服貿」的是報紙電視族。如果學運無法跨越資訊傳播的「濁水溪」,就無法進一步深化這一場學運的成果,甚至有可能失去戰場;如果學運無法深化論述,就無法有效對抗國民黨的烏賊戰術和抹黑。

2014年3月28日 星期五

自由貿易對誰好?

       國內一大群自稱「財經專家」的人紛紛表示:韓國贏過台灣是因為他們簽的 FTA 比我們多,因此我們必須「不惜代價」地趕快簽定各種貿易協定(ECFATPP等等)。
       貿易協定真有這麼神?兩個諾貝爾得主說話了。克魯曼(Paul Krugman)說:如果有好處,都是有錢人得到,對美國和一般人根本沒好處,而我則寧可不要 TPPJoseph E. Stiglitz 說:自由貿易只對有錢人好,對其他人根本就只有壞處。其次,兩人都提出:目前全球關稅已經非常低,想要再靠降低關稅來刺激全球經濟發展成效極其有限,但壞處有可能遠大於好處。

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如何解決服貿爭議

       楊照在《蘋果日報》發表了一篇問問笨問題,討論服貿協議的簽約權和審查權,想提出一個解決爭議的方案。他主張立法院可以對協議的內容「逐條提出意見」,但是只能「全案通過」或「全案不通過」,而不能改協議內容,或局部不通過。
        楊照的文章實質上認為協議必須同時經立法院和行政院的同意才能簽署,以體現立法權的制衡與監督兩大責任。但他的論述粗疏而不精準,等於是在實質上讓馬英九有機會強行通過服貿案,而強姦民意與立院的制衡與監督

轉貼《人微言輕,還是要說點自己的話》

《人微言輕,還是要說點自己的話》
楊偉中

       沉澱了一天一夜,處境艱難,但該說的話還是要說。
       攻占行政院當然是「失序」,但是,原本這個「序」就快蕩然無存。政府或政治體系有威信嗎?政治領袖有真心誠意想要透過體制解決爭議嗎?高層真有意願與耐心,通過各種渠道和學生誠懇對話嗎?當點燃問題的責任不在學生,又何忍將暴力之名片面加諸在青年身上?
       我不願批評個別的警察。身邊的警察好友告訴我:「我們警力半夜出門,凌晨到,馬上穿鎮暴裝上場,這樣的情緒很恐怖」。鐵腕驅離,少了更多柔性思考、柔性手段,最終下令的人要負全責。

見証 3/24 的每一滴血

       如果你疼惜台灣這一塊土地,就不要忘記這土地上每一滴無辜的血液。不是因為我們善於記仇,而是因為我們不可以善於遺忘──遺忘只會換來統治者變本加厲的囂張與殘暴,遺忘只會換來更多無辜的血液。

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請協助 1985和立院青年轉PO闢謠

       外傳 1985和佔領立院的學生有各種誤會,發起 1985的柳醫師特地在他臉書上PO文澄清各種謠言。我相信馬江會開始會晤國民黨過去各種老一代的情治人員與惡質老黨工,尋找各種離間、分化、抹黑抗爭運動的團體與個人,因此呼籲大家一起幫柳醫師把他的 PO 盡量傳播出去。

清大,太多奴性,太少智慧與風骨

       2012 年底清大校方針對陳為廷指責教育部長一事主動向社會道歉,後來2013年初校務會議討論要不要撤回道歉聲明,結果是 48票對15票,否決該提案,這一件事讓我感到清大統治階層奴性深重。日前,清大又為社會所停課一事舉辦記者會,對社會所的停課之舉表示「反對」、「必須所有師生全部同意,若有一人不同意,即意味著他的受教權被剝奪」、「十分不妥當」。這一件事再度讓我感受到清大行政大樓的奴性深重,欠缺一流大學所應具有的智慧與風骨

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服貿的法制、經濟與國安問題

       寫這篇文章的首要目的是要推薦反服貿與擁服貿的人去讀一篇專業水準超高而又對非專業者門檻很低的文章:中研究國際法專家吳建輝博士寫的〈對外經貿談判的Reformat〉。尤其是要去立法院的人,我建議一定要讀過這一篇文章,絕對會讓你面對任何立法委員或行政院官員時說得他們啞口無言,不得不心裡暗自同意:目前這樣的服貿程序真的是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不理性。

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佔領立院做什麼?

        一個年輕人(謝宇程)來信建議:「可以在立院架起 iPhone,邀專家公開逐條審查服貿,讓立院做不到的實質審查在國人面前逐條展開」這個建議很好:既然立委不懂服貿該如何審,我們就請專家來逐條審查,並且通過公民媒體讓關心的人可以知其詳情,也藉此讓立委豬公了解如何當立委;既然我們痛恨媒體無腦,就讓我們來教導媒體如何報導既然蔡正元說立院議會很少使用,我們就設法提高它的利用價值,免得浪費公帑。
       底下是來信全文,標題上同時附原文網址連結

謝宇程 @ 學與業小棧

行政命令?哪一國的行政命令?

       不顧一切地在馬路上闖紅燈、闖平交道,我們知道這種人急著「送死」,或者「送終」。馬英九不顧一切反對,踐踏立法院職權硬把服貿案當作「行政命令」,並援引《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各委員會審查行政命令,應於院會交付審查後三個月內完成之;逾期未完成者,視為已經審查。」馬英九到底在急什麼?

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蔡正元終於說對了一句話

       蔡正元的言論一向不值得評論,他更沒有資格說任何人白癡。不過,今天針對服貿一案,他終於說對了一句話:「無知是白癡之本」。這句話用來批評蔡正元自己的發言確實很恰當。

2014年3月15日 星期六

眾聲喧嘩

       最近部落格寫得少了,一部分是前一陣子全力在寫要給蘋果日報》的專欄稿子,以便提前寫滿半年份的 26篇後停筆。最後一篇將在 3/30 刊出。另一方面,我在思索著自己的轉型──不是如何去迎合市場,而是如何回歸退休時的初衷:把時間逐漸挪回到人文的閱讀與專書寫作。

2014年3月13日 星期四

卑劣的舉証責任:謹覆交大林健正

       是的,我的標題裡刻意不寫「教授」兩字,雖然我對「教授」早已不存任何敬意。
       交大林健正寫信給我和媒體,要我「舉証」證明交大璞玉案是在炒地皮,否則要求交大校方告我。這跟當年黑道議員在香山填海案裡用「剁斷你腳筋」來恐嚇環團的手段是異曲同工,但卻更加卑劣。

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轉貼《經濟學人》封面文章〈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

       在底下這一篇文章裡,《經濟學人》專業雜誌很認真地探討越來越令人失望引人反感的民主制度,以及中國崛起過程所顯現的經濟率與政府效率,聲稱中國模式已經變成是民主制度的最大威脅,並呼籲民主國家要進行各種必要的改革來迎接這一場新的挑戰。 
       這篇文章對民主制度的許多針貶與建議我都同意,也認為這篇文章很值得大家細讀與深思。但是這篇文章完全無視於新自由主義對民主制度的戕害而不置一辭,只批評官商勾結與庸俗化的民主,而暗藏著菁英主義與專家治理的優越感與迷信,這我不能不加以批評。我會另外為文談論此議題。

給關廠工人喝采

       前天(3/8)蘋果日報以「抗爭爭17年首勝訴 關廠工人免還錢」為標題報導了關廠工人經歷 17 年的抗爭與訴訟,終於獲得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勝訴。該報導也在文末摘述高等法院的判決理由,包括「追溯期已經在 2006年過期」。
       今天,風傳媒以「關廠工人案 勞動部不上訴 全面撤告為標題報導勞動部放棄上訴,關廠工人終於獲得最終的勝利。根據風傳媒的報導,抗爭的成果包括:「對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7 日就關廠勞工逾貸案所做判決予以尊重,不再進行上訴;對於訴訟中之案件將主動撤回,而先前依法請求而償還貸款之逾貸勞工,將返還已償還之貸款金額。
       首先,該給關廠工人喝采,他們不僅捍衛了自己的權利與尊嚴,也捍衛了台灣的民主。可惜的是,官僚只獲得極其微薄的教訓。

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唐吉科德在大陸

       程曜在這一篇文章裡的批判,有很多方面其實也適用來批判台灣的高教,因此轉貼給大家看看。而他的唐˙吉科德精神和對學術精神的堅持,也值得台灣的大學生們認識,並供台灣的大學教授們自省之助。

台灣學者在大陸

       程曜是一個很有特色而值得被認識的學者,他在台灣長大,清大動力機械系畢業後到德國留學,對物理與科學有狂熱的愛好和非常出色的表現,對社會正義與科學的求真精神有絕不屈讓的堅持。這樣的人,在台灣只是讓學術界的同事芒刺在背,極端聰明的學生仰慕欽服,平庸的學生很可能痛苦不堪。到了北京清華大學,他卻更加嚴重地不適應那裡的文化、教育與學生的某些特質。大陸的《南方人物周刊》對他有深刻的報導與刻畫,我把它轉貼在下面,而不使用連結,以免《南方人物周刊》的原始版本哪天從網路上消失。

轉載《救救這些孩子吧》

       這篇文章談大陸高教的時弊,行文嘻笑怒罵而逗趣,骨子裡卻嚴肅正經,大陸被廣泛地流傳。因為所談的問題也切中台灣的高教弊端,但是台灣似乎鮮少人看過,因此轉貼給大家看看。
       作者程曜在台灣長大,清大動力機械系畢業的學者,目前任教於北京清華大學。

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被過去俘虜的族群

       精神官能症的典型特徵之一是:不但忘不掉過去的傷痛,而且持續地活在過去的傷痛或畏懼裡,因而走不出傷痛或怕得失去行動能力;因此,他們的主要精力在對抗過去或處理過去,而沒有能力處理當下最基本的生活能力。
       我常覺得台灣社會就像罹患集體精神官能症一樣,把太多的心力用來消耗在過去的傷痛與情緒裡,沒剩下多少精力來因應當前的危機、需要與發展,更無法奢談未來。我們就像是一群被歷史俘虜的人,走不出過去,所以無法走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