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媒體自律與民主政治的昏迷指數

      台灣的新聞媒體(報紙、電視、新聞網站)充滿各種亂象——報導未經查證的傳言,任意侵犯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隱私權,只關心商業利益而不關心新聞道德、公共福祉與媒體責任。這是舉世皆然?還是台灣尤甚?
      台灣的新聞媒體各有各的政治立場,且經常在「報導」中不擇手段地曲解、醜化異己者的消息、觀點(distort,而非 report)。這是舉世皆然?還是台灣尤甚?
      這篇文章將從一部英國紀錄片和一篇深度訪談說起,談我的觀察。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家庭負債高,必然是壞事?

      「地球圖輯隊」在 2015年底刊出一篇文章〈北歐天堂大崩壞,負債累累比美國慘〉,標題聳動,實則以偏概全而誤導聽聞,甚至還在散播反共八股的思想病毒而不自知。
      負債高不必然就窮,債務要跟資產相比——郭台銘的債務遠比我多,卻遠比我富有。此外,借錢來投資於高報酬產業是好事,而不當的投資(錢坑,譬如長期虧損而永遠斷不了根的地鐵和高鐵)更至還比純屬消費的債務更糟糕。
      那麼,北歐的家庭債務是屬於哪一種?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序言

      底下是我為《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寫的序言,介紹這本書的特色。
      一個台大校友在出國留學前特地來訪,問我新書會不會出版電子書。她曾聽我講過文獻搜尋、篩選與分析的簡要方法,自己練習過,知道這個方法的重要性,也知道台灣的學生都不會這一套方法,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談話結束時,我不禁有了這麼一個念頭:以前留學出國要帶大同電鍋,現在留學生出國或許應該帶《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文獻搜尋、篩選、分析、彙整,以及學術寫作的能力,在國外頂尖大學是從大一就開始培養的,而國內的絕大部分學生是連碩士畢業都還沒學過;如果沒有這本書的引導,就只好完全靠自己跌跌撞撞地摸索了。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一本雜誌,兩部電影,三種民主社會

      《天下雜誌》628期的封面故事是「我為什麼買了單程機票?」講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紛紛離開台灣;但是前半本卻在誇讚台灣中小企業有很多隱形冠軍,「隨時可以服務全球第一品牌」。前後的矛盾和對比非常誇張——台灣到底是蒸蒸日上,還是日落太平洋?
      紀錄片鬼才導演 Michael Moore 的《插旗攻城市》(Where to Invade Next)又在 MOD 的 FX-HD(72台)重播,引領觀眾思索:為什麼德國和北歐都可以做到高社福、低工時高工資,和環保、永續等多元的社會發展,而美國卻為了少數人的財富而犧牲絕大多數人的幸福?
      跟歐洲比起來,美國(和台灣)到底是比較像民主國家(民有、民治、民享)?還是封建社會(剝削多數人,成就少數人)?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剛剛鐘聲敲了幾響?

      假如你不知道剛剛鐘聲敲了幾響,是因為太專注地活著,以至於沒覺察到鐘聲?還是不知不覺地活著,無感到近乎一個植物人?
      你不願意成為植物人,為的是什麼?美食的樂趣?逛街瞎拼的樂趣?炫耀配偶和子女成就的樂趣?妝扮嚴整,一身名牌,自以為路人都在看你的樂趣?自滿而寂寞地在豪宅中,等待夜歸或不歸的人,又為的是什麼?
      忙亂了一天,深夜上床卻睡不著,回憶白天的經歷,單調到跟已經逝去的上百個日子沒兩樣,以至於跟過去的記憶模糊成一片的蒼白;有些浮現在腦海裡的片段,甚至不確定是今天發生的?昨天發生的?還是過去近百個日子裡的某天發生的?
      這樣的日子,為的又是什麼?這就是你要的「人生」?

二十年後的農村風貌

      2016年的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說農民平均年齡 62歲,如果此說正確,十年內農民佔就業人口的比率恐怕會降到1%以下,遠低於歐洲的水準(英國是1.2%,德國1.5%,法國2.9%)。尤其是經濟效益較低而文化意義深遠的稻農,人數與總耕地面積更可能會大幅下降,以至於全台灣到處都是廢耕的荒地。
      農業人口高齡化的問題已經被談了許多年,至今卻看不出政府能有什麼改善的辦法。國民黨考慮過設立農業專區,而民進黨成立了台灣國際農業開發公司,目標都是朝向以出口為導向的企業化農業。然而這個方向的發展跟保護傳統農村景觀與文化鮮少關係,若推動過程配套失當,甚至會加速傳統農村景觀與文化的消失,而將台灣推向以少數經濟作物為主的「香蕉共和國」或「鳳梨共和國」。

就算你曾看過它,還是值得再花四分鐘重看一次

        底下這五分鐘的短片,非常地令人震撼,而且值得反覆深思。(本文已在 2016/8/30 貼在「彭明輝的人文網誌」)

        在我的觀察裡,這些年來的台灣社會早已陷入嚴重的價值錯亂和事實認知的錯亂,這些錯亂充塞新聞節目、報紙和網路上的每一個角落。絕大多數人卻都早已經適應到「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然而,它的後果是什麼?